Keep up to date with every new upload!

Join free & follow IT 公论
Share
  • 3 years ago
#154: 海外中国程序员系列之四:Bold 开发者李元昊/姜音

#154: 海外中国程序员系列之四:Bold 开发者李元昊/姜音

断档多时的「海外中国程序员系列」本期重开。我们请来了住在德国的 Bold 开发者李元昊以及设计师姜音,和吴涛一起聊独立 iOS 开发、UI 设计、以及德国的创业环境。另外不要错过节目最后的听众反馈。

每月三十元,支持不鸟万如一和 Rio 把《IT 公论》做成最好的科技播客。请访问 itgonglun.com/member。若您无意入会,但喜欢某一期节目,也欢迎用支付宝支付小费(建议金额:一元、五元或十元人民币):[email protected] 或扫描下方二维码。

第 154 期《IT 公论》是特别节目,属于我们的「海外中国程序员」系列。我们请到了住在德国的开发者李元昊和设计师姜音聊了她们的 Bold。李元昊曾在一家德国公司做汽车软件,2014 年辞职,开始了「结婚前的最后一次任性」。到了今天,Bold 已经出到了 2.0 版,姜音也从未婚妻升级为妻子。「Be Bold」不仅是 Bold 的口号,也是李元昊本人实践的生活方式。欢迎大家收听。

在今天的会员通讯里,我想对上周五的通讯《谁是本雅明的接班人?》做一下跟进。在那封通讯的最后我提到了本雅明对建筑的观点:

本雅明在谈到建筑时说,建筑是史上第一个「可以不专心体验的艺术品」。建筑的使用者很少会像看油画或欣赏交响乐那样,以「浸入式」体验面对建筑。

这句话引起了一位建筑设计师的不满,令我意识到自己确实有断章取义之嫌。故在此处略作说明。

本雅明对于「不专心」(distraction)显然有特别的兴致。在撰写《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》的同时,他写了一篇题为《不专心理论》(Theory of Distraction)的笔记。全文只有两页,而且并非完整文章,而是一条条微博长度的思维断片。从中我们可以看到《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》的大致思考框架。

这里的不专心要和艺术作品的可复制性/可再生产性联系在一起思考。在古代,艺术品无法轻易复制(例如一件雕塑),故创作者必须追求永恒。无论是普通欣赏者还是艺术市场对于原版、真迹的执着,都是基于难以复制这一事实。另一方面,与无法复制的艺术品相连的还有无法复制的艺术品感知体验。你为什么还没看《广告狂人》?因为知道什么时候都可以看,所以暂时就不急着看。如果是去美术馆看画,就意味着你单独切了一块时间出来给某件作品独享。但如果名画可以复制呢?事实上,对于普通欣赏者(大众,mas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