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eep up to date with every new upload!

Join free & follow IT 公论
Share
  • 3 years ago
#131: 「我仍然记得早期的互联网是什么模样。」

#131: 「我仍然记得早期的互联网是什么模样。」

本期的话题包括苹果的年度 app 和播客评选以及 App Store 审核规则的问题。李如一还谈到了「公论」一词的由来以及自己新买的机械键盘。不管怎么说他以后不会再说「公平的公,论点的论」了。

每月三十元,支持李如一和 Rio 把《IT 公论》做成最好的科技播客。请访问 itgonglun.com/member。

有人猜得出本期标题里的「我」是何许人吗?我们的老听众或许已经无数次听到李如一和 Rio 缅怀 1990 年代的互联网,但这次的引语出自「棱镜门」事件主角爱德华·斯诺登之口。关于斯诺登的纪录片《四号公民》(Citizenfour)已于十月底在北美上映,很多人可能没有意识到,这位做出惊世壮举的前中情局系统管理员年仅三十一岁。换句话说,斯诺登和《IT 公论》的两位主播以及诸位听众中的不少人属于同一世代。「早期互联网」的神奇之处在于,在 1990 年代末和廿一世纪初,我们所有人——不论年龄、种族与地理位置——曾经和斯诺登同属一个「场域」(realm),一个已经实现了的乌托邦。当我们坚持捍卫个人数据隐私时,那就是我们想要保护的东西。

郑先生通过电邮([email protected])跟我们说:

关于(130 期讨论的)「捆绑」与「解绑」问题……如果将视野跳出手机 app,看看智能手机这个产品本身,不就是活生生的「整合一切」的最佳范例吗?

李如一在本期说他的确不喜欢「一台设备解决各种需求」的生活方式。近年来人们经常谈及的「隐在电脑」(Ubiquitous computing)与可穿戴设备(Wearable computing)应该是对这种生活方式的反作用力。如果说把计算设备越做越小这个趋势会一直继续,那么设备尺寸迟早会小到限制其功能的程度——智能手表上的微小屏幕已是例子。不过,计算设备从大到小并不是线性的替代关系;平板并不要替代电脑,手机不要替代平板,可穿戴设备也不要替代手机。最终,各种形态的计算设备将会并存,这大概就是硬件层面的「解绑」。

李先生来信说:

小而专的 app 在国内很少,或者说不太容易被人发现和了解,应该和国内的大环境以及国内 App Store 排行榜刷榜有关。可以看到,普通用户手机里常用的都是那几个大家都很熟悉的 app。

这无疑是准确的观察,但究竟什么是「国内大环境」?难道不是你、我、和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吗?所以,假若认

Comments